重庆盲人棋手 他是NO.1

下载尊龙

2018-10-27

  重庆盲人棋手他是  ▲刘明辉在象棋中找到了生活目标  ▲参加全国残疾人象棋锦标赛  刘明辉接到预约采访电话时,一下就听出了慢新闻-重庆晚报记者声音,哪怕我们只是在半个月前简单聊了几句。

  刘明辉,涪陵人。 1986年,23岁的他因为眼底出血双目失明。

他说:“回忆那段日子,只能用消沉来形容。

”而今,他想做的是,培养重庆盲人象棋后备人才。

  慢新闻-重庆晚报记者李卓然/文钱波/图  “消沉下去总不是办法”  “越看病越没希望,甚至有了不想活的念头。

”刘明辉说,刚失明那几年,他整天待在家里听收音机,“除了理发才出门,听到别人说我看不见,我的眼泪就会流下来”。   母亲去世得早,但刘明辉为人随和,对继母一点不排斥,很小就叫继母“妈妈”。 就因为这事,继母把侄女儿吕秀兰介绍给他。

1987年,两人结婚了,没有轰轰烈烈、不顾世俗眼光的爱情故事。

  吕秀兰认识刘明辉时,他已经看不见了。

“当时,我只觉得他人品好。

至于大半辈子都要照顾他这事,根本没多想。 ”吕秀兰说。

  婚后第二年生下一女。 吕秀兰既要照顾孩子,又要在赶场天摆摊补贴家用。

刘明辉说:“我觉得,消沉下去总不是办法。 ”  1989年,在当地残联工作的邻居建议刘明辉学习盲人按摩,于是,他搭上了去成都的车,开始了近两年的学习。   “从盲文到中医理论,再到按摩技术,我们涪陵十几个人去,学盲文就有人被淘汰了,学中医理论时就剩4个。 ”刘明辉说,一门心思想谋个出路的他,不敢松懈,以前下象棋的爱好也丢了。

但是,学棋打谱的经历,对他学习盲文很有帮助。 “记忆力提升了,一本上百页的习题册,我可以完全背下来。

”  努力学习得到了收获。

回到涪陵后,当地盲人按摩医院请他做按摩师。

  盲人棋手中,重庆无敌手  “他听力好,记忆力好,很久不来的客人找他,他也能记起客人的声音和习惯。 ”吕秀兰说。   按摩业务很忙,刘明辉本没多少时间下棋,但棋友们听说他这个盲人按摩师棋艺不错,自然要来找他按摩。

  按摩工作间不大,两张按摩床,其中一张床上放着一副棋盘。

刘明辉一边给顾客按摩,一边和顾客下棋。

能赢他的,少。   涪陵象棋爱好者圈子里有这样一个传说:有一次,刘明辉同时和3名客人车轮战,都赢了。

  这个传说是真是假?刘明辉笑了起来,没否认。   一边下棋一边按摩,影响工作吗?涪陵区优抚医院后勤主任张敏,说起老刘的业务就竖起大拇指。   刘明辉说,回头客多,下棋只是少数,更多的是对自己的认可,不管是技术还是为人。   重庆市棋院的专业人士称,在重庆业余象棋界,刘明辉不算拔尖。 在盲人棋手中,打遍重庆无敌手。

  刘明辉第一次参加比赛,是全市残运会,拿了第二名。

“应该说规则不太熟悉,自己也很紧张,后来我在重庆就没输过。 ”刘明辉说。   今年涪陵区运动会,刘明辉和队友为民政部门代表队拿下唯一一枚奖牌,对手可都是健全人。

  刘明辉用一个皮鞋盒子,装他的荣誉证书。 果然如他所说,市级残疾人比赛,除了第一次,之后就没让冠军旁落。   “教出几个出色弟子,不也挺好吗?”  皮鞋盒里还有一奖状,刘明辉被评为涪陵区残疾人自强模范。

  在刘明辉看来,自己自强但不算自立,因为有的盲人可以依靠盲杖出行,但他做不到,需要妻子或女儿搀扶才能外出。   妻子买来各类棋谱,用“炮二平五、马三进四”读出来,录入盲人学习机。 最初参加比赛时,他要带上家人,给他摆棋走子。

“当然现在不用了,有专门的盲人象棋。

”刘明辉说,他的工作间里就有一副,棋盘上线与线相交的点位有处凹槽,特制棋子走在槽中。 空闲时,刘明辉就听着学习机打谱。   同事张敏说,老刘为人低调,还教人下棋。   刘明辉说,他只是教亲友孩子下棋,“我更想做的是,教盲人下象棋。 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,只是觉得应该这样做”。

  他找来几个失明前会下象棋的盲人朋友,送他们一人一副象棋。 “没有一个人坚持下来,都说太忙了。

”刘明辉说,这几个盲人朋友都是按摩师,都有自己的工作,他也理解,但难免也失望。

“酉阳有个孩子不错,我跟他下过。

我准备接下来联系一下,为重庆盲人象棋培养后备人才。

”  这个念头,是他几次参加全国比赛以后产生的。 他发现,其他省市代表队都有不少年轻选手,重庆队却都是中老年人。   在本月刚刚结束的全国残疾人象棋比赛中,刘明辉拿到第7名,和前两次参加全国残运会名次一样。 “我制定的策略是紧跟第一第二,进入全国前三。

实在不行的话,教出几个出色弟子,不也挺好吗?”。